君归故里

喜欢写文但是我懒……和萧时笙合作《猎魂传》,《猎魂传》文手

《猎魂传》第二章(部分)

(二)

东志吟这边刚从医馆出来,刚想回住处,但是医馆的门还没踏出去一步,那边就有一个扫地的小童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。

“你那么着急有什么事情吗?”小童成功的引起了宋北冥的注意。

“北冥师哥!”小童看见了宋北冥十分高兴,“宋道长正在四处找你呢!”

“他有说是什么事情吗?”宋北冥皱着眉头问对面的小童。

“道长他没有说,只是让我过来找你。他说有什么事情他当面给你说。”

“那...行吧,我这就过去。”

“好,那我先回去禀告道长了。”

目送着小童离开,宋北冥回眸问自己身后的人:

“志吟,一起去吧。”

“哎?我吗?我就算了吧,虽然说你和宋道长都对我很好,但是这一路上还有其他的人啊,他们从来没有把我当成正常的人来看。我要是跟过去,只怕是会跟你和宋道长带来不好的影响。”东志吟的目光有些暗淡。

“无所谓啊,我从来不在意这些事情。”宋北冥给了东志吟一个安心的微笑,“你也不用怕有人再欺负你,只要有我在,没有人敢碰你,只要你在我身边待着。”

“不是啊,我被欺负这事其实不算什么,重要的是我害怕你们俩会被人说。”东志吟听见了宋北冥的话后有一些失神。

“真的无所谓的,反正是我自己选择的路嘛。志吟,走吧。”宋北冥扶住东志吟就去找了宋楠(宋道长)。

宋楠的住所内:

“大哥,你找我来有什么事?”宋北冥连门都不敲的就进来了,礼仪这种东西他们兄弟俩之间不需要。

“还是没改掉不敲门的坏习惯啊,”宋楠微笑着说,“你也不怕你进来撞见什么不该看的东西。”

“你能有什么不该看的东西,大哥你不一向清廉的很嘛。”

反正是兄弟俩,人前给点面子就好。

“行啊,嘴皮子练溜了。”宋楠依旧还是那副样子,那招牌的“楠式微笑”,“行了,既然志吟也一起过来了,那我们说正事吧。”宋楠请两个人入座。

“今天的会议,想必北冥你也知道的,这些东西被证实存在,还需要有一定的证据。”宋楠看了看两个人。

“他们一方一直坚持着这些东西是被合成的。但是现如今这个世界灾难发生的很频繁,比前几年的频率不知道高出了多少倍......”

“所以您的意思是...”东志吟沉思了一会儿后接了宋楠的话,“要我和北冥哥去搜集这些确实存在的证据?”

“没错,我正是这个意思。”宋楠满意的点了点头,“据我所知,今夜的四流潭必定不会很安宁,所以,我希望你和北冥今夜一同前去四流潭,证据的搜集,我——自有安排。”宋楠抿了一口杯中的清茶,“今夜的事情,麻烦你们两个了。”

“可是...志吟他...”宋北冥刚想说些什么,嘴就被东志吟给捂上了。

“弟子领命。”

“如此,甚好。”宋楠放下了自己手中那只精巧的茶杯,“那么,祝二位好运了。”

“是......”宋北冥无奈的看了东志吟一眼,回答道。

宋楠的住所外面:

“志吟!”看着离那间房子远了一些以后,宋北冥停了下来。“你想干什么?你有伤在身,现在根本不适合做这些事情,你把这些事情都交给我一个人不行吗?你现在应该好好养伤。”

“但是,北冥哥,你看我总要做些什么吧。我在这里光白吃白住白喝的,多不好啊。”东志吟显得有些委屈。

“你绝对不能过去,我们谁也不知道那里会有什么东西,所以你不能过去。”

“好吧,我知道了。”听见东志吟这句话以后,宋北冥松了一口气。

尽管宋北冥说的很决绝,东志吟表面上也表现的很听话,但是,他哪里肯善罢甘休!这个险,绝对不能让北冥哥一个人冒。

四流潭——北,穷奇池:

尽管宋北冥很小心,但是他的气息在穷奇那里,还是很容易被感应到了。

穷奇壮如虎,有翼,食人从首始,所食被发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《山海经·海内北经》

那一瞬间,穷奇池中开始躁动,从穷奇池中冒出了数不清的东西。宋北冥双掌结印也就只控制了一小部分,他很庆幸,东志吟没有跟过来。

趁着掌印的控制,宋北冥抽出了自己的盛歌剑,向不断侵袭来的东西们挥去。五轮抵抗过后的宋北冥身上被沾满了绿色的血液。


“殃邪之物,休得滞留人间......”熟悉的声音传到了宋北冥的耳朵中,“北冥哥,躲开!”一把匕首从宋北冥耳边呼啸而过,打了一个回旋之后又回到了那个人的手里。

“嘁,真脏。”东志吟从后面走了出来,十分嫌弃的看着自己匕首上那一团绿油油的东西。

“你还是过来了,我就知道你不会轻易放弃。”宋北冥似是早知晓一切一般,“但...仅此一次。”

“嗯,就这一次。”东志吟笑着说。

“怎么样了?”

“北冥哥,你还是太小瞧我了。”东志吟的话中藏进了无数的酸楚。

“抱歉。”宋北冥自然知道自己戳中了东志吟的什么地方。

“无妨,倒是...北冥哥,你没事吧?”

宋北冥只是笑了笑,“继续吧。还没完呢。”然而他的脸色已经暴露了自己损耗了太多内力的事实,他们两个人,一个比一个逞强。东志吟虽然知道但是也没有说什么,只是点了点头。

如果自己不过来,谁知道宋北冥要耗到多久。

经过几轮的努力,两个人终于算是击退了他们。果然还是凶兽,对付起来真是耗内力。宋北冥扶着自己附近的一棵树坐了下来,开始调整自己的内力。

东志吟对于自己被宋启明打过的伤已经感觉不到痛了,看着宋北冥调理自己的真气,自己也跟着一起调理。不得不说,医馆的人技术真好,当然也有他自己抗打的程度有关。

“你可以了吗?”调理好真气的宋北冥站了起来,虽然脸色还不是很好看,但是比之前好多了。

“可以了,我们走吧。”东志吟走路还是有些一瘸一拐,但是比之前也好多了。

“但愿努力没有白费吧。”宋北冥自言自语道。


四流潭——南,混沌池,清水溪附近:

“喂喂...清和,我们真的没有走错路吗?我觉得这里不大对劲儿啊。”赤衣女孩拽了拽另一个女孩儿的衣服。

“应该...应该没走错吧?”淡紫色衣服的女孩儿不确定的说。

“飒飒——”茂密的树林中传来一阵骚动。

“什么东西啊...”淡紫色衣服的女孩儿抓紧了自己琵琶上的肩带,摆出了一幅防御的姿势。

“不是很清楚,但是我知道,绝对不可能是风声。”赤衣女孩也在衣袖中暗暗抓紧了自己的摇铃,准备随时进行辅助攻击。

“刷拉——”树叶被一阵疾风摇的纷纷落下。一个巨大的,像极了帝江的妖物整个暴露在了月光之下。

“不好!零和!这妖物是混沌!”

“清和,你...没在开玩笑的吧?”赤衣女孩的声音中参杂着一些恐惧。

有神鸟,其状如黄囊,赤如丹火,六足四翼,浑敦(即混沌)无面目,是识歌舞,实惟帝江也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《山海经·西山经》

 @萧时笙今天皮断腿了吗? 我死了😂

评论

热度(2)